主播自慰正在播放详情介绍-主播自慰正在播放在线观看-北屯电影网
主播自慰正在播放

主播自慰正在播放更新至08集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潘军 戴娇倩 陈智彬 谈锐 肖博 赵晖 唐莎莎 靳雁 
  • 李忠信 

    更新至08集

  • 剧情 国产 

    中国大陆 

    汉语普通话 

  • 40

    1998 

花季雨季的内容!!

16岁时花季,17岁是雨季!!!范文一:雨水,淡了屋檐的记忆 我终于睁开了疲惫不堪的双眸,发现身上还零零星星地散落着一些梦的彩屑。习惯了孤芳自赏的我自然被这一切所打动,没有来得及多想,奔向了梳妆台。隐约中,我便闻到了泥土湿润的气息,它果断地冲走了睡意的专横。我如释重负,一股莫名的清新沁上心头。 和往常一样,我推开了玻璃窗,拉开了奇幻的一天。 昨夜似乎春雨悄至,在我沉睡之时静静地改变了一些东西。我感觉到上帝残留的甘露还在撞击着我的心跳,它们一滴滴坠入我的心田时,我便开始默默倒数着晴天,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爱雨的人,每每在雨水抛撒零乱的思绪时,等候阳光撒播均匀的线条,凝视着窗外万头攒动的生灵,也会对这春日里万物葳蕤的景象略生乏味,而今天,我偏偏被一种冲击内心的力量所震撼,眼前的一切已在不觉间把我目光中的呆滞填满了。 我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一切向我阐述着岁月可以无休止地改变老屋的容颜。在我的记忆里,那间仿古的屋子已承载了几代人的梦想,如今,它只是家中的破旧之所,因而我们忽视了它的价值,我不得不说,祖辈们在向我们讲述古屋的过去时,其实并没有把真正值得延续的东西留给我们。我们看到的古屋的满目疮痍,那破旧的木雕和那低垂的屋檐也许还蕴含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深刻意义,谁也不曾知道它同从前一样延续着某种梦想与渴望,因为忽略,这一切才显得那么地微不足道。 雨滴将偌大的负担飞一般地冲击在溢满雨水的泥土里,溅起了疼痛的水花。这一切似乎在告诉飞泻而至的雨水,勇敢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要找到自己的栖身之处就需要偶尔摒弃自己的伙伴。它们好像在为这块并不华丽的领地针锋相对,甚至不住地厮杀。勇者,真的需要如此吗?雨滴的另一种选择便是依附在屋檐的周围,用尽全力地保住自己完整的身躯,这似乎也并非权宜之计,我分明清楚地目睹了厨房和客厅的外沿连续不断地有水珠拍打着地面,接受了同样惨重的教训。其实,真正吸引我视线的是那排仿古屋檐的神奇力量。或许是岁月的侵蚀让它褪去了润滑的光泽,它粗糙的筋骨接纳了更多“群聚者”,亦或许是它匀称优雅的线条减轻了雨滴的疲惫,使之安心地栖身于此。总之,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自己的形态作为代价的。今天,它格外苍老、黯然。它似乎不知道光阴荏苒,它已老去,我还清楚地看到它瘦弱臂膀正如年轻时那样! 雨又大了,突然错综复杂地交织,而且异常狂野地累积起来,最终淹没了古屋的部分身躯。天呐!雨水,你难道忘了古屋的屋檐曾竭尽全力地支撑过你吗?老屋依旧重复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姿态让我不得不去留意它那半边坍圮的泥墙。老屋,你累了吗?你忘却了你曾保护过的雨滴也在用力地还击你吗?你也许是忘了,因为雨水,淡了你的记忆。 我依旧凝望着天空的泪滴,回想着古屋的一生,也许正因为雨水淡了它的记忆,它才依旧着从前的一切----一种永不淡去的理念与信仰,但也正因如此,我们才在不经意间把古屋的启迪遗忘。这让我不禁想到,民族的精髓会不会也因岁月的宽容而在我们心中一代代地淡去。我一阵心酸,不忍继续追溯古屋的事迹。 提衣挥袂雨意残。 范文二:我妈的观点就和我不一样,别看她是个编辑,还主持个“知心大姐”的栏目,可她却说,记日记是小女孩常玩的游戏。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能写出什么,尽是些没出息的悄悄话,没什么价值。而且说自己年轻时也写过,现在再看看,只看了十几页就看不下去,全是些无病呻吟的句子。 妈妈如果听到江老师这番话,作何感想?江老师就是不同于别的老师。我总觉得他像一个人,一个遥远又亲近的人。看我想到哪儿去了,总之。我对江老师特别有好感。 隔壁家的小贝贝又在拉小提琴了。难听的锯木声还夹杂着她妈妈的斥骂声,“你怎么这么笨!我们为你学琴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再不好好练。看我不打死你!”之后就是小贝贝的哭声。琴声、骂声、哭声已是必然的合奏了。 翡翠咖啡屋 夕阳满怀羞涩地亲吻着大地,将万物染成黄金色。最后一道铃声响过之后,各班学生从门口一泄而出,涌向各条街头巷尾、各间时髦店屋。“佐丹奴”、“百佳”、“环字”、“国贸”、“麦当劳”都不乏他们的身影。他们熟稔地挑选着最爱吃的进口零食,购买各种昂贵的名牌货,一会儿小声嘀咕某歌星来深举办演唱会的消息,一会儿高声评论中英关系。一会儿又咬牙切齿地咒骂一遍该死的课本和没完没了的考试。 他们像一群刚放出来的鸽子,叽叽咕咕闹腾着。 “走,今天我埋单(付钱),上翡翠咖啡屋。”余发一边招手一边说。 “什么事,那么开心?”有人逗他。 “日记不用写不用交了,你说这次是不是发达了!” “行,我们都去,不吃白不吃!”王笑天说。 萧遥问陈明:“你去吗?” “不,我有点事,不去了。”瘦高个拽了拽书包。朝另一方向走去。 “哼。窜得他!”余发冲着陈明背后撇撇嘴。广东人用“窜”来形容一个人的高傲和神气。余发和不少学生一样,瞧不起成绩特别好的学生,认为他们只是背书匠。 翡翠咖啡屋不大但很幽雅。灰白色调,是近年来的流行色。柚木地板泛着光亮,映得出人影来。看得出来老板在装修上很是费了一番心思。他用一面十分大的镜子弥补了空间的窄小。 余发他们找了一个靠墙地方坐下。尽管他们知道老师是绝对不会上这地方来的,但是因为带着书包,中学生的标志简直等于刻在额上,他们觉得还是不要大肆张扬为好。 刘夏专注地欣赏着枝形吊灯,上头的水晶石实在太漂亮了,折射出的色彩真是难描难绘。“这一定是正宗奥地利水晶。”刘夏估摸着。她觉得坐在这种地方就是一种享受。一种满足。 突然镜子里映出一个熟悉的身影,“爸爸。”刘夏险些叫了出来。爸爸携着个女人往雅座那边走去,那人不是妈妈,是任娜。刘夏有点害怕了。爸爸昨天说今天有应酬。应酬到这来了。 刘夏的爸爸是个音乐指挥,刘夏的名字就是爸爸起的。念小学的时候,经常有同学对着她喊“刘夏(留下)夏刘(下流)”。刘夏就哭着跑回去告诉爸爸。爸爸说,这个名字多艺术,刘是爸爸的姓,夏是妈妈的姓,留下美好的回忆,多好的名字,过耳不忘。 曾几何时,爸爸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刘夏隐隐约约觉察到形势不妙。来深圳不久,父母的矛盾越来越大。妈妈说爸爸是“经不起‘糖衣炮弹’袭击,腐化了”。刘夏念初中的时候。爸爸就打算离婚。刘夏给姑姑写了一封信,声称:父母如果离婚,她就跳楼。这以后家里倒是平静了很长时间。再后来爸爸出名了,又被另一家剧团聘去当兼职指挥。爸爸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一个月都不回去一次。妈妈很紧张。叫刘夏到剧团看看。爸爸究竟在干些什么,到底和什么人在一起。 刘夏敏感地预料到什么,带着一种使命感去了剧团。看见爸爸和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在一起。婚外恋对刘夏这代孩子来说已不再陌生,只是刘夏印象中的第三者都是浓妆艳抹血红大口叼支烟的性感女人,可这个女人不是。爸爸看见她,很不自然:“刘夏,你坐会儿,我去给你们买点饮料。” 爸爸走了。剩下那女人和刘夏。 “刘夏,上初三了吧,马上要考高中了,功课一定很紧吧!” “你怎么知道?” “我是中央情报局的。我还知道刘夏拉一手好小提琴,刘夏将来想当艺术家。” “知道得够多了,可我不认识你呀!” “现在咱们不就认识了。我和你爸爸是一个单位的,是舞蹈演员,叫任娜,你就叫我任姨吧。” “哪有这么年青的阿姨。上次。有个小孩管我妈叫奶奶。我妈不知多不高兴,你却愿意老,真逗。” 两个人都笑了。 “我想你还是叫我任姨。我听了顺耳。” “成。任姨。”刘夏甜甜地叫了声。她觉得任娜不错。活泼、热情、有个性,和妈妈一点也不一样。任娜衣服穿得也好,简单而大方,不俗不艳,头发只是随便用丝带一束,全身散发出青春的活力。 “我走了。” “你有什么事吗?” “刚才有,现在没有了。”刘夏说,“我挺喜欢你的。” “真的?” “真的。” 回家什么也没说。妈妈问她:“你爸有没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没有。”当刘夏回答“没有”时并不是有意替爸爸打掩护,只是她没有将任娜归到“别的女人”的行列。她反怪妈妈多心。” 妈妈不相信,终于,在一个地方堵截到了爸爸和任娜。以后,家里就像埋了地雷,一不小心就踩爆。妈妈还叫舅舅教训了爸爸一顿。尽管这样,爸爸妈妈谁也不敢提“离婚”二字。 同学们已经从新老师的到来谈到香港新机场的兴建。 “刘夏。上去唱一首。”有人提议。 刘夏很有音乐天赋,大概是承继了爸爸的基因。小学的时候她是全校有名的“金嗓子”,无论参加全市中小学生什么样的汇演,她的演唱准是压轴戏;小提琴也拉得好。当初,爸爸要求刘夏每天练一个半小时,那可真难熬,简直是受罪。那四根弦枯燥无味,她真恨,世界上为什么有小提琴这种玩意儿。小提琴一搁上肩膀,她就望着钟表发愁,真想把它调快一些。现在想练琴了,功课又压得喘不过气了,根本没时间玩它。人真怪,总干一些不想干的事,真想干的事却不能干;不能干,心里就越想干,于是什么莫札特,肖邦,舒曼,威尔第整天挂在嘴边,班上的女生都说她爱炫耀、爱吹。 “刘夏。唱一首吧!” 时下正风靡卡拉OK,刘夏也很愿意在同学面前亮一手,可是今天……刘夏没想到那个让自己叫“任姨”的女人正是把爸爸抢走的“坏女人”。 “刘夏,怕什么?”王笑天说。 就是,怕什么!刘夏站了起来,上台唱。气气他们! 对,唱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太大的地方……” 感人至深,在众人的掌声中,刘夏分明感受到爸爸和任娜的复杂而又尴尬的目光。 制造尴尬后悄然离去,这种作法是聪明还是愚蠢,刘夏没有细想。不过她唱完歌后,毫不犹豫地离开了那里。 “刘夏,其实我也看见了。”不知什么时候,王笑天跟了上来。 “你不要以为自己很聪明。”刘夏瞪着眼对王笑天吼道,“看到什么了,同事之间出来喝杯咖啡很正常的事,大惊小怪,封建佬!” 刘夏一下子矛盾了起来,自己是爱还是恨?模糊不清。对于任娜,是讨厌、嫉妒还是喜欢呢? “对不起。”刘夏耸耸肩,“烦透了!” 一只孤独的小鸟 柳清在马路对面,看见刘夏和王笑天,本想打声招呼,嘴巴张了张,竟没喊出声,也就作罢。 现在的中学生开**已成风气,经常是一帮人到一个同学家里做饭,或到一个公园玩,或到一个餐厅什么的开大食会。这种事,高一(4)班有两个同学一般是不参加的,一个是陈明,另一个就是柳清。如果说陈明是最不愿意理人的,那么柳清则是最没有人理的,像今天这样,几个同学出来吃东西,没有人想到去叫柳清。 柳清知道同学们在背后叫她“E·T”,她很伤心,却又阿Q精神得很:“ET是EnglishTeacher(英语老师)的首字母缩写。谁叫我英语好呢?”她想方设法去接近别人,结果总是适得其反。有一次,大家在一起聊天,一个同学打了个谜语,出了个问题:“有4只母鸡,一只叫‘WO’一只叫‘WO’,一只叫‘WO’,一只叫‘WO’,有一个蛋,不是‘WO’下的,不是‘WO’下的,也不是‘WO’下的,那是哪一只母鸡下的?”这个问题一说完,立刻有人大笑起来。这位同学就问柳清:“你猜猜是哪只母鸡下的?柳清。”柳清知道一说出答案,便会笑声四起、可是为了亲近大家,她还是舍弃女孩子的尊严,装傻地说:“不就是WO(我)下的吗y?”柳清一说完,果然立刻哄堂大笑。 “哈哈,柳清还会下蛋!” “嘘——嘘——” 柳清原本是想调和一下气氛,也想让大家开心。没想到,情况更糟了,她被人家看成了笑料,更没人愿意和她玩了。这件事在以后许多场合还被人提起来,柳情不知如何是好,她觉得与人相处是非常困难的。 柳清家姐妹三个。大姐柳叶嫁到香港,父母乐开花;二姐柳眉嫁到澳大利亚,父母逢人夸;到了老三柳清,父母对她指望更高,恨不得她能嫁到天上去。成天说:“别的学不好没关系,英语要学好,找老公要找好。”遗憾的是,柳清没有姐姐们的姿色,当然也就没有姐姐们的“福气。柳清长得矮,而且胖。这是女孩子最忌讳的。但是她却有一个很好听、琼瑶味十足的名字:柳清。初时,不少人以为定是个亭亭玉立、楚楚动人的女孩儿。见面后可就大失所望了。 柳清自己也很苦恼。这么胖怎么办呢?她想节食。可是肥人喝水都长肉。初中时,柳清听人家说,跑步能减肥,于是跑了三个月。原以为跑步的都是一些胖子,没想到,路上跑步的都是一些“条很顺”的人,用柳清的话说。是一些很“玉”的人,真是好了还想好。柳清觉得跟她们在一块很寒酸,便不跑了。没想到这么一停又长了2斤,以至体检称体重的时候,柳清格外谦让,最后一个称,不称不知道,一称吓一跳:120斤。柳清忙拉住班主任:“绝对保密!” 体育课到了高一,是分班上的,有排球班、篮球班、艺体班。柳清很想进艺体班,可是不好意思报名,怕被同学笑话。只好报了篮球。 她对篮球毫无兴趣,她不明白那么多个人同抢一个球到底有啥乐趣,她更不习惯在观众的唏嘘声中去抢一个意义不大的球。没有拍档把球传给她,她也从没有投过一次篮。她仅仅是跟着大家跑来跑去。她觉得她在那激烈的赛场上的样子很狼狈。而最狼狈的还数比赛分队那一会儿.没有伙伴愿意要她。双方队长几个回合“锤子剪刀布”,赢家先选队员。这时柳清心里特别沉重。因为“锤子剪刀布”的输赢仅仅意味可不可以不要柳清加入本队。最后,输队的队长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冲柳清点点头,意思是叫她过来,同时队长还要加个撇嘴的动作。这个动作让本来就伤心的柳清更加沮丧。 柳清极陶醉于艺体班的训练。她偷偷地跑去看艺体班上课。艺体班的女孩儿们穿着紧身的体操服.在婉转缠绵的乐曲中,那举手投足间都流淌着校园女生那种特有的纯净、柔美的青春气息。柳清看着看着,自己仿佛也成了其中一员…… 柳清没有朋友。 柳清原来和刘夏还不错,常在一起。后来有一次,刘夏到合唱队排练,柳清在外面等,六点了,刘夏才出来,柳清不耐烦说了旬:“烦死了,这么晚。”刘夏顶了句:“我又没叫你等我。”说完,和合唱队的人一起走了。柳清觉得好委屈,想想刘夏这个人大醒目了。自己和她在一起,简直成了参照物。于是。跟刘夏的关系也就淡了。 柳清渴望有个朋友。她觉得身边的同学,要么是自成一堆一伙的。要么就是她也不想理的人。有时候虽然大家在一起,可都只能算朋友的朋友。“我是一只孤独的小乌。”柳清曾这样写过。 柳清很羡慕刘夏,她长得那么漂亮,琴拉得好,歌也唱得好,许多男孩子都喜欢她;要不像欣然那样也行,同学和老师都挺喜欢她的。她人缘好,成绩又好,性格也好……自己没用了,什么都不行,要才没才,要貌没貌。



花季雨季之后,是什么季节

花季雨季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内容预览:花季雨季今天是9月1日,也会开学的日子。也是李安娜和李安妮的上大学的第一天!李安娜和李安妮是双胞胎姐妹,今天她们的衣着打扮着一样来到学校报名。她们走在一起,难免会引人注目。所有看见她们两个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说出自己的感叹!——‘她们真的难以分不出来是两个人,简直是一个人’‘这么像,怎么分的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不过说真的想分出她们两谁是姐姐谁是妹妹,真的要从她们的爱好着手。姐姐-李安娜,性格内向,兴趣也是淑女所爱——音乐,钢琴,画画。然而妹妹-李安妮。性格外向,兴趣跟特长都是运动,他最喜欢的运动明星就是——刘翔。她想像刘翔一样,在奥运会上为中国多拿一枚金牌,为祖国争取荣誉!性格不同的姐妹两第一天报名,就迷住的大二的一个男孩!他就是本校的校草——陆文彦。陆文彦说:“之所以被这两姐妹所迷,不光是她们两姐妹的外貌相似,还有的是她们两的美貌所吸引。”然而,陆文彦就开始对她们有所追求!两姐妹……

友情链接